我的位置: 首頁 > 政能量 > 正文

疫情中的9份武漢日記

  • 來源:
  • 發布時間:2020-01-27 01:08:51

  疫情之下,武漢人如何生活?


  這是疫情中的9份武漢日記:有市民,有一線醫護人員和建設工人,有火神山醫院的工程師,也有村委書記……


  武漢 | 火神山醫院工程師


  “24小時不間斷施工,


  工程完成才算下班”


  @寒笑清風,40 歲


  目前武漢建設力量集中搶建火神山醫院。


  收到任務那一刻很緊張,過年期間休息,招不到人是最緊張的,我們都是按 1200 元一天日結招人。


  24 小時不間斷施工,施工管理人員 50 人在現場,100 臺挖機開挖土方。


  目前給水管道配套工程都已完工就位,正在進行道路鋪設。


  沒有幾點開始上班,幾點下班。24小時突擊搶建,換班,累了現場挖機換人。


  我們的目標是,2 月 3 日投入使用。


  想想醫院醫護工作者都在玩命,我們就不怕了。


  早一分鐘完工,就能多救人!


  武漢 | 村委書記


  “怎么讓百姓不出門,


  在想辦法”


  @匿名,54 歲


  我是武漢遠城區村子里的書記,目前村里還沒發現病例。


  24日我在村委會值班。前一天我就在村里微信群里說不要拜年,但還是害怕出事。


  好在路上都看不到人。大家還是挺自覺,打算在群里給他們發點小紅包獎勵下。


  武漢封城后,區里開始封閉通向周邊縣市的通道,搭建臨時棚子,24 小時專人值守,不允許有人出入。


  每天村里 4 個村干部,10 個中心戶長去每家每戶核查發熱的,從市區里回來的人,下午 3 點把數據報上去。


  也有村民不在意:“冒得幾大事,死不了?!?/p>


  估計心里還是怕死,問他家里幾口人,有沒有從漢口、武昌回來的,很配合地說了。


  現在吃的東西很足,村里一進入臘月就開始備年貨,臘魚臘肉,魚糕肉糕。


  菜園里有大白菜、菜苔、紅蘿卜、白蘿卜。


  比較難的是,怎么讓百姓五天十天更多天也能不出門,在想辦法。


  武漢 | 出版編輯


  “我們一家三口分開吃飯


  分房睡覺”


  @十號,25 歲


  年夜飯我和媽媽兩個人過的。


  我爸在鐵路局值班。因為有路過的車輛需要調度,很多物資也是走鐵路運輸。


  為了防止交叉感染,我們在家也戴口罩,除了洗澡和睡覺時不戴。


  家里實行分餐制、分房睡。每個人用自己的碗筷勺子盤子,做好飯用公筷分好。


  睡覺三個人分開,兩個廁所也分開用,爸爸單獨用一個。


  武漢 | 國企員工


  “我老公發燒了”


  @nana,33 歲


  大概三天前,我老公開始感覺不舒服,發抖怕冷喉嚨疼。


  昨晚七點開始發燒到 38.8 度,他一個人住在書房自我隔離,我煮好飯菜送進去,還要照顧 6 歲的女兒。


  女兒滿臉天真開開心心的,并不太理解現在的狀況。老公也不知道自己是肺炎還是普通感染發炎,癥狀上完全看不出來。


  我們擔心去醫院反而會增加交叉感染的風險,糾結了一天一夜,他更難受了。


  剛剛還是去了定點醫院,人太多了排不過來。


  不敢待太久,換了一家普通醫院,醫生查了血不能判斷,讓他回家繼續觀察。


  我決定今晚把孩子先送到老人那里去,我留下來照顧老公。


  武漢 | 外來打工者


  “兩天,我和工友們幫忙運了6趟物資”


  @李先生,33 歲


  我家在河南,人在武漢打工。平時疏通管道和下水道,還有井蓋缺失維修。


  看到火神山那邊工地需要貨車、挖掘機,老板也讓我們自發去幫忙,我們有 6 輛貨車,就在朋友圈發消息,說可以運送貨物。


  到現在運了2天,運了 6 趟醫療物資。


  除夕夜我們幾個工友湊一塊,炒了幾個菜:蒜苗炒雞蛋、牛肉、羊肉……


  沒有人看春晚,都是看新聞:增長了多少例,哪又出現了新的疫情了。


  好在我們身邊沒有確診的。


  還是挺想女兒的,聽我媳婦兒說,有人問爸爸怎么沒回去。女兒回答:


  “現在武漢好多人感冒了,爸爸在那邊給感冒的人送藥呢?!?/p>


  我女兒真懂事兒。


  我們對這個城市都蠻有感情的:喜歡它的過早啊、熱干面啊、武漢人說話的聲音啊……感覺大家說話蠻逗的。


  心里有不舍,希望能快點好起來。


  武漢 | 雜志編輯


  “不能讓醫生孤軍奮戰,


  我號召上萬人接送他們上下班”


  @CAVAN,30 歲


  我 14 號去南非休假,知道這個事,但沒怎么重視。


  22 號我回武漢,還和我老婆說:“武漢這么大的城市,不可能封的”。


  沒想到我真是烏鴉嘴,第二天就封城了,家庭為單位隔離。


  剛封路就有朋友說有醫生無法上下班。我就決定做這件事,不能讓醫生孤軍奮戰。


  當時人不多,我們一對一。


  所有車主必須戴口罩,盡可能戴護目鏡。隨身攜帶酒精或消毒液。


  每接一個醫生,車輛就通風 40 分鐘,再接下一個。


  這過程中事情開始發酵了——


  本來加上醫生 400 人不到的群,暴增到了幾千人。


  光昨天,我就建了 23 多個群,接近上萬人,具體接送了多少醫生我也統計不過來了。


  除夕夜我就一直在回群里的消息,老婆也幫我管了兩個群。年夜飯就吃的泡面。


  我現在覺得一天的時間好長,電話從來沒有停過,人也沒怎么睡過覺。


  不過政府剛剛出公告:明天開始,所有的車不讓上街了,說政府會統一組織。


  也好,我們也算完成了自己的使命。


  武昌 | 市場銷售


  “醫務人員走在最前面,才能幫助武漢度過難關”


  @大蕓,29 歲


  我四天沒出門了,這是家里囤的糧食:


  25日,我家樓下特別冷清。


  過年前的兩個星期,武漢還是很熱鬧的。


  1 月 16 日,我們家還組織家族聚會,一起吃年飯、唱歌,根本不知道這個病的嚴重性。


  我嫂子是武漢三甲醫院的醫療工作者,抗戰在第一線。


  特殊時期,她現在基本就住醫院了。她 6 歲的兒子,每天哭著吵著要媽媽。


  我嫂子沒給他打過電話,她們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,還要忍著不上廁所。


  我們告訴他——媽媽救人去了。


  我們能理解:醫務人員走在最前面,才能幫助武漢度過難關。


  武漢 | 小學老師


  “我們給3000個學生打了電話”


  @花花


  我在一個 3000 人的小學當老師,事情嚴重后,所有老師挨個給每個學生打電話,通知延長假期,具體什么時候開學另行通知。


  事情是慢慢嚴重的——開始有人主動送給我 100 個口罩。小區門口有了專門收廢棄口罩的垃圾桶。


  這幾天一直陰天,不利于控制疫情,挺擔心繼續擴散的,在家自我隔離,線上了解學生的狀況。


  武漢青山 | 研究生


  “小區家家戶戶都亮著燈,


  但就是沒有聲音”


  @我是誰,25 歲


  這是封城前一天武漢站的照片,是空的。


  我還在讀研,1 月 17 日放假,原本初八要回北京做實驗,現在肯定是不可能了。


  青山這邊不是重災區,確診人數未知,官方公布的數據未說明具體區域。


  公共交通全部停止,大家出門丟垃圾都戴口罩。


  有不少人都慌了。


  我一個姐妹,今天覺得自己心慌,明天覺得自己惡心,總覺得自己符合癥狀。


  問了心理學同學,說是應激。


  封城前一天的武漢站


  有個 10 年前認識的、5 年以上沒說過話的網友,給我發消息:


  “你好嗎?我還記得你是武漢的?!?/p>


  我當時就哭了。前一秒,我在微博看到了很多罵聲。


  現在我望著窗戶外面,家家戶戶都亮著燈,但小區沒人也沒車聲,安靜得能聽到空調的聲音。


  我爸剛下去丟垃圾,買了瓶醬油,現在研究怎么健身。


  我爸心態真好,他應該是覺得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


  我也相信。


知乎作者靠啥赚钱 2008年上证指数最高点是多少 辽宁35选7今晚开的多少期 浙江体彩61下期预测 云南十一选五手机版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组三 安徽快3预测 赌场平台网址 单机急速赛车游戏 十一选五各种中奖概率 东南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