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頁 > 教育 > 正文

部分培訓機構被約談取締,“量子波動速讀”真就涼涼了?

  近日,教育部通報了“量子波動速讀”相關培訓機構的處理結果,5家機構被約談或取締關停。隨著教育部的強勢出手,早前讓人啼笑皆非的一出鬧劇“量子波動速讀”終于告一段落。

  “量子波動速讀”“全腦培訓”會由此退出江湖嗎?目前看來很難。即便監管力度加大,只要這類培訓還有狂熱的“信眾”,就很難絕跡。形成規范、成熟的教育培訓市場,既需要監管,更需要消費者的理性與成熟。

  被通報的5家開展“量子波動速讀”“全腦培訓”的機構,有兩家既沒有辦學許可證,又沒有營業執照,屬于“無證無照”經營;有3家則沒有辦學許可證,屬于“有照無證”超出經營范圍開展培訓業務。這表明,這5家機構均為非法經營。而在被監管部門取締后,這些機構則常常會換一個地方“重出江湖”。

  這就主要不是監管的問題,而是消費者群體的問題了。從基本的市場邏輯分析,如果消費者在選擇時要看機構有無合法資質,對沒有合法資質的機構予以篩除,那么沒有合法資質的機構是沒有市場空間的。而如果消費者在選擇時根本不看有無證照,對機構有無合法資質無所謂,甚至幫忙“掩飾”,那么,監管部門要及時查處,是十分困難的。

  “全腦培訓”在被叫停后換一個名目又招搖過市,這是因為機構摸透了“望子成龍”的家長的心思,把培訓功能宣傳得神乎其神,以高價加“神秘”戰略,讓家長覺得自己抓住了別的家長沒有抓住的讓孩子“一夜變超人”的機會。在這種詭異的氛圍中,“地下經營”,甚至變為賣點——大家都獲得機會了,就體現不出優勢了。于是家長積極配合,直到發現被騙才“恍然大悟”。

  在各地加強對培訓機構的規范治理后,有的沒有合法資質的機構就藏身小區內辦學,成為規范治理最難的部分。往往在機構破產、培訓沒效果后家長才維權,維權時才發現沒有合法資質,并抱怨監管部門監管不力。

  監管只是規范培訓市場的一部分力量,要讓培訓機構規范經營,提高培訓質量,選擇培訓的消費者一定要有基本的理性和價值判斷。只要有基本的理性,就不可能相信通過培訓可以做到“蒙眼識字”“開天眼”,可以幾分鐘讀完10萬字,然而,居然有家長會相信,愿意花高價送孩子去培訓。這些家長的價值觀,也是有問題的,追求的就是孩子“一夜成神童”,而這也會給孩子錯誤的價值觀教育。

  治理培訓亂象,需要嚴格依法治教,加強對培訓機構的監管,把所有培訓機構都納入監管,消除監管的灰色地帶,而更重要的是,需要家長有健康的家庭教育理念和正確的價值觀,底線是,要維護自己的基本權利,要尊重最基本的教育規律。


知乎作者靠啥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