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頁 > 文化 > 正文

他們在文學盛宴中分享快樂 | 專訪“山花寫作訓練營”名家和學員


“山花寫作訓練營”至今已舉辦3屆8次。在6月13日至14日的最新一期講座中,全國文學名家與貴州學員面對面,深度展開一場文學對話。不同視角的講授與交流,不同認知的提問與探討,讓這場文學盛宴在這個涼爽的夏天略顯詩意。訓練營活動展開期間,記者分別采訪了名家和學員。名家對貴州的釋讀,學員對文學的情感,皆顯盎然的寫作“氣派”。

名家眼中的“山花寫作訓練營”

受邀來“山花寫作訓練營”講課,是《中華文學選刊》主編徐晨亮的第一次貴州之旅。對于貴州的了解,他說是從新聞媒體、文學作品、作家朋友等渠道獲得的?!耙郧耙徽f到貴州,就首先想到茅臺,然后是豐富的民族文化資源。感覺貴州就是一個山清水秀、人杰地靈的地方,不來都顯得不好意思?!?/span>

創刊于1993年的《中華文學選刊》是全國唯一的綜合性文學選刊,選載了包括小說、詩歌、散文、報告文學等各類文學體裁的大量優秀作品,因其精嚴的審美標準和文學尺度,被譽為“中國當代文學流動的文學史”“了解中國當下文學規模和水平的窗口”。近些年,貴州有多篇作品被該刊選用,反映出貴州文學的創作水平。

徐晨亮

在徐晨亮的印象中,歐陽黔森的報告文學、肖江虹的小說等,都在全國產生很大的影響。他認為,貴州作家的作品與時代步伐共振合拍。如歐陽黔森的報告文學,挖掘當下現實生活中為作家提供的養分;肖江虹的小說更多是把地域文化傳承中具有文學性的基因,重新挖掘出來并進行藝術性的表達。這是貴州文學頗具特色的地方?!拔铱戳速F州年輕作家的作品,覺得他們正在走向成熟。在大文化的語境下,地域文化反而成了一種不可多得的有效資源。貴州的年輕作家在汲取當下最有活力的養分,然后把自己所處的地域環境,包括自己的職業、人生經驗等個人化的東西,進行藝術性轉化。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方向,未來會孕育出更多有價值的作品?!?/span>

基于這樣的了解,徐晨亮聽說《山花》要辦寫作訓練營,覺得應該來一趟,和貴州青年作家進行面對面交流,了解貴州青年作家正在關心的問題,包括寫作上的一些困惑,“這樣利于我們做雜志的人,未來能跟他們進行一個充分的交流?!?/span>

徐晨亮認為,在中國文學版圖上,不同時期涌現出像何士光那樣的作家和優秀的作品,所以他非常期待未來貴州能出現像何士光那樣占據文學高地的作家。

“山花寫作訓練營”至今已成為全國的一個文學品牌,徐晨亮對它的設計和規劃高度贊賞,認為邀請全國那些關注當下文壇的文學名家包括期刊主持人來交流,是一件比較周密的、值得關注的文學事件?!半m然我是第一次參加,但之前聽曾參加過訓練營的詩友說,訓練營推出了許多作品,有很好的反響。無論從規劃還是實施抑或是成長性來看,這個活動顯然是有影響力的?!?/span>


老班長與新學員的不同寫作體驗

尹文武可謂是“山花寫作訓練營”的元老了,從第一屆至今8次受訓,每次都擔任班長,人稱“山花班頭”。

在尹文武看來,參加“山花寫作訓練營”學習,除了從名家那里獲得必要的寫作認知和經驗外,還有就是在和學員們的交流中“得到不少的長進”,而后者才是最大的收獲。對他個人而言,參加訓練營,和一幫文友在一起,大家互相就作品存在的問題進行深度交流,彼此提出個人看法?!八f的可能不對,但通過碰撞,可以產生新的火花,催生新的動力。這個作用是非常大的?!?/span>

尹文武

尹文武認為,和文友交流,直接感受就是整個活動在督促他寫作?!霸趧撟魃掀鋵嵨沂呛軕械?,每次參加訓練營要提前交一篇稿子,為了完成任務,我逼迫自己趕緊寫寫寫。比如這次受訓我沒有作品,要來貴陽了,才趕緊寫一了篇萬把字的短篇小說交差?!币奈湔f,他發表的作品,多半是在這種情況下完成的,受訓成了“催命符”。

《山花》雜志統計,自舉辦訓練營以來,學員在各級各類刊物中發表作品達70多篇。但尹文武認為其實發表的作品不止這些,比如他的作品,他自己就沒有很好的統計。這些年,他每年都要發表五六篇作品,有時疏忽了就沒向《山花》上報。

雖然尹文武自嘲自己很懶,但事實上他是一個很勤奮的作家。單是今年,他分別在《湖南文學》第1期、《人民文學》第2期、《紅巖》第3期、《朔方》第4期發表了4篇作品,這些稿子都是為參加“山花寫作訓練營”而創作的?!缎≌f月報》轉載的一個短篇小說,也是“山花寫作訓練營”活動的“威逼之作”。還有一件具有鮮明“訓練營色彩”的稿子,《十月》回話已留用。而他也給《中國作家》寄了一個中篇小說,“不知是否能發表”。今年他計劃以息烽集中營為原型寫一個諜戰小說,還有一個脫貧攻堅題材的小說,延續《飛翔的亞魯》的人物發展脈絡,寫貴州人在脫貧攻堅路上的思考和行進姿態。

第一次參加“山花寫作訓練營”的子淇來自黔西南,這個6歲時就在刊物發表文學作品的“文學癡迷者”,多年來一直從事散文詩創作。有過8年時政記者經歷的她,對生活別有一番感受。子淇喜歡閱讀,喜歡寫作,整個大學時代,她的散文詩寫作進入到了一個“新的階段”。湖南的《散文詩》雜志,2000年還專門策劃了她的一個頭條展示。

子淇

從新聞單位轉型到基層工作后,子淇的寫作也出現了轉型。因為基層的事情比較多,時間呈現碎片化,從2016年開始,她就在手機上進行詩歌寫作。因為篇幅短小,詩歌比較適合用手機創作。

每天,子淇接觸的都是群眾,脫貧攻堅戰的成效,改革中的陣痛,前進路上的探索,她覺得這些都是豐富的寫作資源?!氨热缛罕娒撠毜膬壬鷦恿?,移民搬遷的思想轉變,這其中是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?;诖?,我計劃寫一部以第一人稱出現的長篇小說。我是親歷者,許多事情都是我干過的,相比于其他作家下基層采風,我有著更多的歷練體驗?!?/span>


文、圖/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陸青劍
文字編輯/李纓
視覺編輯/趙相康
編審/李纓
知乎作者靠啥赚钱 疯狂飞艇是哪里发行的 福建22选5兑奖规则 广东快乐十分公式算法 彩票平台注册 福彩3d预测分析汇总 今天广西11选5走势图 股票发行价格公式 双色球最精准十个专家 青海体彩11选5开奖 辽宁11选五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