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頁 > 黔西南 > 正文

黔西南貞豐:七戶人家的百年路

  福滿寨位于黔西南州貞豐縣,整個寨子只有七戶人家,長期過著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。百年來,無論是婚姻的路還是交通的路抑或脫貧的路,福滿寨人走得非常艱辛。

  如今,公路不僅通到家門口,還終結了他們繞道外縣去鄰村的巨大麻煩,所有的痛苦正在新生活的愿景中逐漸消退。

  婚姻的路

  福滿寨隸屬于全省20個極貧鄉鎮之一的魯容鄉,從全鄉地圖來看,它就在正北方納臘村最邊緣的角落。

  沒人能準確說清楚福滿的名字由來,從布依語發音來說,它就是很小的意思。

  這個寨子確實夠小。當初,只有陸家一戶人。納臘村支書羅仕凱說,清末魯貢鎮那邊的一戶陸姓人家買下這塊土地,后來和鄰近的納翁村何家結為姻親。

  為什么會到這樣一個長期和外界難以交流的地方生活?羅仕凱解釋說,從發展農業生產來說這里條件不差,“水源好,土地好,就算天再干,土地都是濕潤的,不會餓著?!?br />
  聯姻讓這個小小的寨子緩慢發展起來。何家也有人搬過來了。如今,陸家和何家分別有四戶和三戶。

  盡管如此,婚姻依舊是福滿寨的傷痛。解決了肚子,解決不了交通,外面的姑娘還是不愿意嫁入這個可謂與世隔絕的小小村落。

  出門無路,婚姻無路。為了找到媳婦,這個只有七戶人家的寨子,先后有三人選擇到鄰村乃至鄰縣望謨和鎮寧當上門女婿。其中一人,原本在鄉政府工作,為了入贅連工作都不要了。

過去福滿寨無路可通,村民修房子自己燒紅磚,外面的姑娘也不愿意嫁入寨子。

  出山的路

  福滿寨被大山包圍著。過去,只有一尺多寬的羊腸小路出入;后來,公路修到了周邊的村落,但是要借外縣鎮寧的路才能坐車出去。

  即使是坐車,從這里去魯容鄉政府,最少需要三個半小時。先步行爬坡半小時到交界的鎮寧自治縣簡嘎鄉毛立村,乘兩小時車折回魯容鄉納翁村,再經一小時車程才能到鄉政府。

  村民何倫興說,鎮寧那邊通車早,路已經修到鄰近的毛立村,七戶人家下決心打通公路。2012年,他們自己湊錢挖路,從寨子挖了1.6公里3米寬的路到聯通毛立村的埡口,每家平均陸陸續續投入3000多元。

  前些年,全省推行組組通油路,公路硬化到五公里外的樂陽組??墒?,福滿寨是樂陽組下面的寨子,達不到至少要30戶人家才修路的政策門檻。七戶人家還是望路興嘆,繼續過著借外縣路出門的日子。

  2018年,喜訊終于來了。魯容鄉在納臘村發展芒果產業,盤旋環繞的產業路修到福滿寨的后山。如今,開車到納臘村只需20分鐘;到魯容鄉政府約50分鐘以內,和過去全程210分鐘相比,節約了四分之三的時間。

  副鄉長藍治清說,為了方便福滿寨村民,修產業路時優先連接寨子,“如果不是發展扶貧產業,他們很難有機會修通公路?!?br />
  百年來,福滿寨的路在漫長歲月中一度近似永恒不變。但是,八年前,七戶人家自力更生讓小路成為大路;兩年前,政府修建產業路,寨子內外部從此變得四通八達。

  脫貧的路

  以前,包括福滿寨在內整個魯容鄉都缺乏產業,村民靠種玉米為生,脫貧非常難。

  為了擺脫貧困,何倫興費盡周折。2009年,他就外出到浙江務工,干了三四年,每月工資1200元;之后,他回到貞豐縣城為別人洗車,一個月1500元-2000多元;2018年,為了照顧家里的老人,何倫興回到老家。

  巧的是,魯容鄉發展5萬多畝的百香果、芒果等熱帶精品水果產業,產業路通了,全鄉最大的芒果園就在他門口。

  何倫興的機遇來了。通過反租倒包的方式,他承包了500畝芒果負責管護工作。每畝地500元管護費,全年毛收入25萬元以上。他買了3臺除草機,每個月還要請100多個工人,除去雇工、農具、汽油等各種花銷,每年凈收入十多萬元。

  目前,一家人還住在老房子里,那是他父親20多年前所修建的。當時交通不便,物資運輸成問題,建房的紅磚都是自己燒制的。

  何倫興今年38歲,這個年齡該有自己的房子了。他說,過去沒錢,目前的計劃是在老家蓋房子。好好干兩三年,就能起個漂亮房子了。

魯容鄉最大的芒果產業園以及四通八達產業路,打通了福滿寨內外部交通和脫貧致富的路。


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

肖郎平 黃飛鴻

編輯 劉思博

編審 李劼

知乎作者靠啥赚钱 p62中几个号算中奖 贵州快三计划网页 浙江11选5预测分析 大发快三开奖记录 pk10极速赛车全天免费计划 上海体育彩票十一选五啊 吉林新11选5手机板 凯恩斯45度线交叉图 江西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广东11选5怎么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