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頁 > 文化 > 正文

張元龍:年貨 | 天眼新聞文化頻道·春節記憶



老婆微信上一個勁的問我,什么時候回家,票買了嗎?我舉著手機,眼睛出神的看著窗外的雪說:“票沒搶上,候補著呢?!崩掀殴緡仯骸澳沁^年的東西我買吧,不指望你了,反正有超市?!?/span>


前年我還沒出來打工,過年的時候,不是趕集就是去超市。買了雞魚肉菜、酒糖瓜子之類亂七八糟的一大堆,可總是覺得還缺什么,一點過年的氣氛也沒有,也沒有那股愉悅的心勁。老婆催促我,再去超市買點筷子和碗。娘在世的時候囑咐過,過年添碗筷,預示有吃有喝,人煙旺!


要不是娘去世沒有過三年,年初二來的親戚多要坐四桌,老婆應付不了,我真的懶得回家。年在我的意念里,原本是厚厚的記滿幸??鞓返臅?,如今零落的就剩一頁兩頁了。那么的單薄,那么的輕。


小時候過年,置辦年貨第一項應該是粉條。進了臘月,就有賣粉條的了,在大街上高聲喊著:“紅薯粉條,快來買啵,來晚了沒有了?!辈灰粫蛧艘蝗θ?,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,打問著價格,并且抽一根粉條,放在嘴里嚼一下,有的對著陽光看。賣粉條的不屑地說:“來了好幾年了,都認我的粉條,要不你們就近找個鍋,煮煮?!庇谑谴蠹矣X得這個辦法最妥帖,就抽一綹跑進最近的一家。添水燒火,煮好了,用盆盛了端出來。大家伸著脖子看,“嗯,這粉條不錯,耐火?!薄翱梢?,沒摻假,去年我在集上買的就不行,一煮就泛了?!庇谑青l親們就你五斤、我六斤地開始買,有人說:“里面的這有點潮,你真不實在?!辟u粉條的就急赤白臉地分辯:“不潮點我們怎么跑這百十里地,連裝帶卸,一折騰都碎了,怎么賣?你看著,不行別買!”聽到這解釋,大家都認同了,提意見的立時矮了半截,生怕不賣給自己,連忙嘿嘿地賠笑:“就是就是,您也不容易,天寒地凍的,是吧!”


粉條可以和家里種的白菜蘿卜搭配,放點肉包餃子或者包子。來了親戚還可以熬粉條菜,放點豬肉片蓋帽,既熱乎又不失體面。它是過年不可或缺的主食,所以大家都很慎重。


記得我小時候,放學回到家,看見一捆粉條放在桌子上,就拽出一根,拿到爐火上燒一下。粉條遇火,迅速的膨脹。稍微晾一下,放到嘴里,一咬酥酥的,有點淡淡的甜味。


藕是要去集上買的,并且要很費心。藕最上品的是白蓮藕,質地細膩,所謂藕斷絲連的那個絲,入口即化。就怕買到不脆的,炸了藕合,沒了口感,炒了吃藕片發紅,涼拌的話,更沒法吃。


年貨中,最重要的就是肉了。村里誰家殺了自家養的豬,都不用上大街上賣。肉新鮮不說,也知根知底,豬肯定是正經的豬,肉肯定是正經豬的肉。集上有些屠夫不正經,就會貪心地賣不正經的豬肉,煮不爛,或者有怪味。所以過年的年貨,不是誰都能買的,必須閱歷豐富,慧眼識珠,才能確保一家子人在有限的經濟條件下,過一個芳香安全、其樂融融的年。


豬肉、粉條、藕、蔥姜這些置辦齊了,再趕集就是玩的心態了,捎帶腳買點花椒茴香、年畫煙酒什么的。日子富裕些的,會買點帶魚,稍微緊巴的,也會買點海帶。畢竟年好過,春難熬!那時候我不理解爹為什么買東西那么費勁,爺爺買東西又那么仔細,現在輪到自己頭上了才明白,過日子有太多責任。


文/張元龍

刊頭制作/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實習生 楊簡

文字編輯/舒暢

視覺編輯/向秋樾

編審/李纓

知乎作者靠啥赚钱 贵州快三官方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软件 王中王资料提供 pk10冠军四码规律破解 江西11选五彩票购彩app 东方6 1历史开奖查询 广西快3开奖现场视频 怎样看外盘和内盘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黑龙江6+1体彩开奖结果查询